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淫欲人生之无知小保姆】

【淫欲人生之无知小保姆】

            淫欲人生之无知小保姆

  “叮咚!~~叮咚!”几声清脆的门铃声响起。

  我从里屋出来打开门一看,只见是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女,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子,穿一件花格衬衣和一条灰色的单裤,身材中等略有一点胖,皮肤白皙,五官端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望着我。

  “请问您是刘云峰先生嘛?”小姑娘开口问道。

  “我就是啊,你是?”我有些茫然的答道。

  “我是保姆介绍所介绍过来的,您不是需要一个保姆嘛?”

  “对阿,这么快就来了阿,快近来坐吧。”

  说到这里我就得先做一些介绍说明了,我叫刘云峰,今年26岁,是做编程的,收入每月六千以上,在我所在的这个中等城市里算得上是高薪了。

  我住在一住环境不错的小区中,二室一厅的房子虽然不算太大,但里面的装潢设计却令人很舒适。

  按说这年头像我这样有房子收入又高的有为青年条件算很好了,可我目前却没有女朋友,因为普普通通找个女朋友实在不怎么刺激,而且还要照顾她很麻烦。
  不过个人的生理问题还是要解决的,我是越来越厌倦看毛片打手枪的日子,可是又不想去召鸡,怕万一得个啥病哭都来不及。

  怎么办呢?前两天我一边在街上溜达一边思考这个问题,在我不经意间瞥见一个保姆介绍所的时候突然灵机一动,心说不是经常在网上看到狼友们调教保姆嘛,都是爷们,我怎么不也去调教个尝尝味道。

  打定主意后我就进了保姆介绍所,说急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保姆,那的人别的什么都没问,交了介绍费留下地址电话后就让我回家等信。

  从介绍所出来,我顺道买了点偷拍器材然后就回家做准备了。

  没想到这么快人就来了,我赶紧把小姑娘领进屋坐下。

  然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是哪里人啊?”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已我的逻辑来说先了解好情况才能方便下手。
  “俺叫张翠,今年17岁,河南西王村的。”小姑娘很紧张的答道。

  “会做家务嘛?”

  “都会,俺在家经常做的。”

  “上过学嘛?”

  “初中毕业。”

  我心中又叫一声好,受教育程度低的才好诱导啊。

  “为什么出来做保姆啊?”

  小翠微窘道:“俺家穷,家里人希望弟弟能出人头地,所以送他到城里读书,但城里学费贵,俺爹妈都是种地的,挣不了几个钱,俺不想二老那么辛苦,所以俺在村里读完初中就一直在家里做活,今年刚好有人到俺村介绍说到大城里做活工钱很好,所以就和几个姐妹一起出来了。”

  我不禁有些感动,这小姑娘还好懂事啊,同时又有些欣喜,为什么欣喜?这还不简单,她缺得是钱,而我正好收入不错,这岂不是……

  我看问的差不多了就向她介绍我家的情况和要做的家务,其实活很轻松,就是做饭洗衣服打扫房间,但因为我做程序都是在家里,做好了以后才送去公司,平常也我不喜欢出去逛,最多从公司回来的时候不搭车而是走会来,就当散布,所以大部分时间我是在家的,因此我的衣服都不怎么脏。

  另外我胃口不好,吃得很少,但却对食物除了不吃太油腻的外,其他从不挑剔。

  介绍完我的情况后,又跟说包吃住每个月先给她400块,如果表现好的话以后还能涨,问她觉得如何。

  小翠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我看看表4点多了,就说你先洗个澡,因为我喜欢干净,然后带她去周围转转熟悉环境。

  她小脸微红着点点头,毕竟是在一个陌生人家里洗澡,害羞是难免的。
  我把她的行李放到另一件卧室,然后把她领进浴室,给她说明了里面相关物品后就退了出来顺便拉上浴室门,然后赶快走进我的房间,关上门,打开电脑,连接上我装在浴室里的摄像头,准备进一步验证小翠是否符合我的“需要”。
  画面中小翠环顾了下四周,感觉没什么异样,然后确定了下浴室门是否锁好,最后才开始脱衣服。

  本来夏天就穿得少,而她脱得很快,大概是不想我久等吧,于是小翠全裸的玉体很快展现在我的面前,天啊!

  看着小翠的身体我不禁对上天感激涕零,这完全就是我梦寐以求的体形啊。
  她的胸部饱满浑圆,很大而且很挺拔,再往下小腹微微有些小肚子,再往下耻骨上只有几根稀疏的茸毛,臀部不算太翘但很丰满,这些特征让我的肉棒马上雄伟起来,我就一边看着小翠洗澡一边自慰起来。

  在偷窥的快感,和对我来说完美的裸体下我很快就射了,这是我有史以来最爽的,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占有小翠,一定要好好品尝她那令我发狂的身体,赶快收拾了下,然后又欣赏了会浴室的春色,小翠已经在擦是身子准备穿衣服出来了,我把拍摄的画面全都储存了起来,然后关上电脑平复了下心情,准备带她出去。
  几分钟后我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音,接着就听到小翠叫我:“刘先生,我准备好了。”

  “哦,来了。”我应了声然后从卧室中出来。

  “小翠啊,我这么叫你不介意吧?”我微笑着说。

  “当然不介意啦,先生。”

  “你也别叫我先生啦,听着怪别扭的,叫我大哥吧。”

  “好的,刘大哥。”

  我微笑着点点头,然后就带她出去熟悉周围的环境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在这段时间里我努力的给小翠留下好印象,无微不至的关怀,照顾,以及体谅使她对我感激涕零。

  我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就开始想着怎么弄到她,可谁知我还没计划好,机会自己就来了。

  那天下午小翠刚从外面回来就进了她了卧室,我像往常一样用电脑连接上她卧室的摄像头准备看她有没有换衣服之类的举动,画面出现后只见她紧张左右看看,然后从裤带里拿出一条白色的手链,然后兴奋的观赏着,我越看越觉得那东西眼熟。

  哦!原来这条手链是同单元里一个叫王嫂的中年女人的,心说怎么现在会在小翠手中?

  那王嫂送她的?不可能,这手链是白金做的,值个五六千块,她再有钱也不会把这东西送给一个小保姆啊。

  那只能有一种解释了,手链应该是小翠无意捡到的,嘿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可就发了。

  赶快关了电脑,出来卧房对着小翠的房间说了声我有点事出去下,然后就走了。

  傍晚该吃饭的时候我回来了,然后就象平常一样和小翠在客厅一起吃。
  吃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有意无意的问了句:“小翠啊,今天在咱们楼有没有看到一条白色手链啊?”

  小翠听后一怔,然后就低着头一边扒饭一边说没有。

  我心里直乐,“那就好,咱们这个单元王嫂的白金手链丢了,正着急着找呢,还报了警,你没看到就好,那东西很贵重的,万一谁捡到私藏起来的话不仅要罚钱还要判刑坐牢的。”

  小翠一听傻了,呆呆的望着我。

  我看着她,装糊涂问道:“你怎么?”

  小翠吞吞吐吐的说:“我……我……”小翠我了半天也没说清楚我什么。
  我就故作惊讶道:“莫非那条手链在你那里?”

  小翠惶恐的看着我点点了头,然后解释道:“那条链子是我在地上捡的,以为是普通的东西,这一片住的人家都比较富裕,我想谁丢了也不会太在意的,我又很喜欢,这么大了我也没有一件首饰,所以我就收了起来,大哥,我真的不知道那链子这么贵重,求您一定要帮帮俺啊。”

  我听后面上做出凝重的表情,然后低头做沉思状。

  小翠见我不做声越来越害怕了,赶忙过来抓住我的胳膊一边摇一边哀求:“大哥,俺倒不是怕自己坐牢受苦,只是万一这事传到俺们村,俺们全家人就没脸做人了,求您一定要帮帮俺啊。”

  看小翠都快哭出来了,俺心里也有些不忍,毕竟欺负人家一小姑娘实在是不怎么光彩,不过话又说回来,别说她丢东西的没报警,就算真报了,你把那链子往楼道里一扔,鬼知道你和她接触过啊,是她自己笨嘛,这就怨不得俺了。
  我就说道:“这链子的事嘛,我可以帮你,不过我们这有个说法,凡是遇到什么灾劫,如果自己躲过去的话,那这灾劫就会降临到自己身边的人和自己的亲人身上,所以我们这规定躲过灾劫的人必须先清洗全身,然后由帮助自己解灾的人用圣水擦洗全身才行,你看如何?”

  小翠听后马上答应了:“大哥既然是帮俺驱走了灾劫,俺当然不能让这灾劫落在大哥身上。”

  我点点头说:“那事不宜迟,吃完饭后你先去洗澡,我去准备东西。”
  小翠嗯了声。

  我们就很快把剩下的饭菜收拾了,然后小翠就去了浴室。

  我先把客厅的桌子沙发都挪开腾出一块地方,然后到我房间里把我的水窗摆出来放在那,最后取出传说中的“圣水”,其实是只用性爱润滑油,这东西不但用着爽而且还带有催情之效,是小翠刚来我家后我就买来了,今天终于能用了。
  准备好一切,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心情万分激动一边等待着一边幻想着接下来的事情。

  过了会我听见浴室的门响起,然后就看到小翠只围了一条毛巾走了出来。
  看到我正望着她,小翠小脸通红,低着头慢慢走了过来。

  我让她脱掉毛巾然后闭上眼睛心无杂念的躺在水床上,她轻嗯了声就照做了。
  然后我才站起来走过,没办法,下面一直挺着,让小翠看到的话多少总不好的,走到小翠身边,然后跪在水床上,拿起“圣水”开始在小翠的肌肤上涂抹。
  我没有直接进攻她的重要部位,而是先由手臂开始一点一点的来回涂抹,心急是会坏事的,得先让她适应下被人抚摸的感觉才行,另外如果我三两下就把她的手臂弄完了,然后再她的重要部位上花很长时间的话,岂不是连傻子都知道我的心思了。

  所以我很耐心的慢慢在她的手臂上涂抹一番,虽然我的手是在她的手臂上,可我的眼睛可是一点不眨得盯着她那饱满的胸部,一边看一边咽着吐沫,等我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开始涂抹她的脖子,然后一边用两手回旋着抚摸她的肌肤一边一点点的把阵地往下推移。

  我的手终于滑到小翠乳房,她的胸部很有弹性,当我摸到她的乳头时她的身子明显一颤,而且我还发现她的乳头早已硬起来了,我的手没有停下,而是用手指一圈一圈的在她的乳头上打转,用手掌包住她的乳房不断的搓揉,小翠已经已经满脸桃红得开始微微喘息。

  玩弄了片刻,我就手开始继续往下进攻,在她的肚子上停下,她的肚子有些微微鼓起,摸着软绵绵得,和她乳房不同,她肚子上的肉很虚,非常的软,摸着非常舒服。

  慢慢的我的手已经快要触摸到小翠的阴蒂,而小翠的喘息越来越急促,但我却在马上就要碰到那的时候突然把手拿开了,小翠嘴里长长出了口气,好似因期待没有被满足而在叹息。

  我笑了笑,然后把我的身子挪到小翠膝盖附近,拿起她的脚涂抹着,然后就是她的小腿大腿,当揉到她的大腿根部时,小翠身子开始微微的颤抖,喘息声也增大了好多。

  这时我停了下来对小翠说:“小翠,下面是最终得时候,你千万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否则事情会很麻烦的,知道嘛!”

  小翠始终闭着眼睛,回答道:“知道了大哥。”

  我也不做多余的动作,直接用食指在她阴蒂上轻轻一划,小翠马上“啊”的一生叫了出来。

  然后小翠睁开了眼睛,羞愧得看着我。

  而我则满脸正色对他说:“唉!看来得你心中的邪念很重,必须要好好清理一番。”

  “那要怎么做,大哥?”小翠问道。

  “为了具体了解你心中的邪念有多深重,我要对你先做个测试,你先到浴室把身子擦干净。”

  “嗯。”小翠轻应了声就到浴室去了。

  而我到浴室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蕾丝边白色小内裤和一本名叫《圣经》的色情小说。

  小翠已经擦干净身子出来了,我们一起进了的她卧室,我让她穿上了代表“圣洁”的小内裤,然后叉开腿躺在床上开始读那本色情小说。

  小翠轻声的读者,而我则在一旁一边欣赏她的身体一边听着,渐渐得我感到了小翠身体有了变化。

  只见她不仅面如透红,身上本来白嫩的皮肤也开始红晕起来,最明显的就是小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我想润滑油的催情作用已经生效了吧。

  我示意小翠停止朗读,然后对她说:“看来你心中的邪念很深重啊,看来只能用那个方法了,你现在闭上眼睛然后全身放松。”

  小翠点点头照做了。

  我脱去了身上的衣裤,释放出早已坚挺的肉棒,然后爬上床,退下小翠的内裤,把她的双腿尽量分开,然后把脸贴近她的阴部。

  终于可以仔细的欣赏她这块神秘地带了,因为摄像头的清晰度毕竟是有限的,而刚才给她抹油时我脸始终里她那里比较远且双腿分的不算开,所以一直没能一堵她的全貌。

  她的阴部很光滑,只有阴蒂上部有几根阴毛,阴部像个小蒙古包般鼓起,阴唇比较肥大,两片阴唇紧紧的封锁着她的阴道,只能看到一条细缝,里面不断有爱液流出来,而它的阴蒂比较大,虽然被包裹着但无法隐藏起来,不仅如此,红豆大小般的突起在整个光滑的阴部上显得极其的显眼。

  我忍不住开始用力的亲吻她的阴户,小翠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嘴里发出了醉人的呻吟声,我再也忍受不了,提起肉棒就向她的阴道进攻,它的阴道很紧,而且我刚挤进半个龟头就被东西挡住,而小翠也说疼。

  最重要的时刻到了,我虽然以前和几个女人上床过,可没有一个是处女,想着自己就要第一次给处女开苞我就兴奋异常,我对小翠说疼是正常的,很快就会过去的,叫她一定要忍住。

  交待过后我把上身前倾,用胸部压住小翠的乳房,然后让把小翠的双臂环绕着我的脖子,接着就用力往前一挺,肉棒瞬间就没入于小翠的阴道里。

  小翠啊的一声大叫,双臂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插入后我没有马上动,而是让小翠先适应一下,但我也没闲着,开始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开始了我们第一次的接吻,小翠非常的配合我,不知道是自己本身就很想要,还是因为润滑油中催情素的作用。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肉棒已经开始在小翠的体内抽动了,而我的舌头也已在她的乳头上亲咬,小翠大声的呻吟着,好似为这美妙的性爱而欢呼,她兴奋得品尝着我带给她的第一次快感……

[ 本帖最后由 寒江独翁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qwee 金币  5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  
上一篇:【八十年代初的农村之新婚妈妈】1~6下一篇:【10年后我上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