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和重庆高中卖淫妹的一夜激情】作者不详

【和重庆高中卖淫妹的一夜激情】作者不详

           和重庆高中卖淫妹的一夜激情


字数:5470字

  我是重庆人,自然知道重庆的特点就是「娼盛繁荣」!重庆的小姐是全国最便宜也是最贵的!一般的发廊、旅店,吃「快餐」100元或130元,而相当出色的小姐,特别是业余的和学生妹子比较贵,一般是300—500元快餐。
  当然,收费高的理由是货色好啊。活也做的特别漂亮,甚至可以给你颜射或捆绑、吃精什么的!

  我们在网上约了2个重大的女学生,一起去了沙坪坝的「823」迪厅玩,到了门口见面才知道是两只恐龙,一问方知不是重庆的,一个西藏,一个新疆,那个长相言语不能形容其万一,用朋友的话说就是,丫也是一神物啊,这长相异于常人,可以去北影做特型演员的。推脱不掉,我们吓得买了一堆酒喝得半醉就跑了出来。走在沙区步行街上一肚子懊恼。恨的牙痒痒,其实花多钱无所谓,关键是浪费了一晚上和两只动物在一起耗着,你不但没欲望,还特别不希望她对你怎么样。哼,没有办法,这也是无欲则刚吧!

  可我们哥俩又挺饥渴的,无奈只好找小姐了。走到不远处的,小龙坎,沙坪坝公园对面的时候,路边发廊的灯还亮着。虽然是凌晨1:00多了,看来,上班的人还多着呢!这里大概有7、8家发廊。门都半开着,里面坐着形形色色的小姐,都穿的比较暴露,加上发廊里那红红黄黄的灯光照射,只要你还是男人,总会有点想入非非的念头。我们信步走进第一家,里面有大概4个小姐。其中一个睡在藤椅上,我们走进去,一个看似老鸨的女人走过来。「先生,洗头还是做保健!」老鸨穿了个黑吊带裙子,把肉弹在我的胳膊上蹭来蹭去的。「你见过半夜洗头的?闹鬼啊!包夜,要带走的!」我头还在晕呢。「那你看吧,我们的小姐都在这里了!包夜可是300块的啊!」老鸨把一个小姐推到我怀里,一脸淫笑着说。

  「操,你抢钱啊!以为我们不知道价钱?再说,看上看不上还不知道呢!你急什么?」我看了一眼那妞,不怎么样,除了个大肉奶,什么都不行,一点不合我胃口。「那你看啊,我这里如果不行,我可以到别的店里给你调啊!」她看我们脸色不对。「不用,算了,货色太差了!」我们实在看不下去了,真是便宜没好货。从她的小店里走出来,我们沿着路一直到了最后一家,都不怎么样,都是4、5个人,而且看起来好的货色已经带走了,剩下些残次品,我们兄弟又都不是好伺候的主,于是只好到最后一家碰碰运气。「老板来了,快起来。要小妹吧!
  看看有没有中意的!吃快餐还是包夜?「老板是个中年妇女,一见我们出现,忙起来招呼。

  「就这几个吗?」我扫了一遍,这里倒还有两个看起来不错的。「还有,小妹,去后面把双双她们叫出来!」老板是个会见风使舵的。不一会儿,从后面走出来一个女孩,我们眼前一亮,其中一个看起来做这行有段时间了,穿了一身黑色的纱套裙,身材很丰满,胸前绷的紧紧的,胸口开的很低,很深的乳沟,乳房是雪白的颜色,看她的大肉奶仿佛要吹弹欲破了。屁股非常圆,穿了个非常细高跟的黑皮凉鞋,脚上抹着鲜红的指甲油,不错!五官倒还端正,长长的头发,就是有点乱,象是睡了一会儿的样子。我想这个不错啊,看起来床上一定很浪,便走过去,把手放在她的奶上握了一下,她马上哼了一声。

  「老板,急什么啊!这么多人呢!」她的淫样让我老二都快硬了。我把手又放在她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笑着对朋友说:「很有弹性哦!」她揉着眼睛,问她可以吗?我的朋友口水仿佛都流了出来,说,可以,可以,多少钱?他盯上了,我只好看另一个,她半天才出来,天啊!多亏我没要那个!我当时心里一阵窃喜。
  她穿的非常朴素,其实如果论性感,她连一点都谈不上,但是很漂亮,一米六的身高,长发披肩,很顺很顺,而且非常黑,高挑的眉毛,很大,很亮的眼睛,而且很无邪,小巧的鼻子,性感的嘴唇。一件红色的上衣,下面是条普通的牛仔裤,运动鞋。呵呵,极品啊!看到她,我仿佛看到了学生时代我的第一个女朋友。朋友看了后,差点自己抽自己两耳光。看他一脸懊悔,我愈加高兴了。

  我们付了钱走了出来,我一把抱住她的腰,太爽了!我用鼻子在她的头发上轻轻嗅了一下,她不说话,只是靠在我的胳膊上。

  「你叫什么?」我问。

  「我叫双儿!」她羞涩地低着头。看着路面说着。

  「我好喜欢你!」我用力的抱住她,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双手用力捏了她的屁股。有弹性,不应该是相当有弹性。

  我们打车到了宾馆,在电梯里,我便和朋友抱起各自的「她」狂吻起来。我这个并不反对,但是似乎不会接吻。而他那个一直推他,说,不要这样。咱们不接吻好吗?看着朋友一脸沮丧,我笑了起来。

  「喂,不好好伺候,小心扣你钱哦!」我笑着摸了那个她一把。

  她一面躲着我的魔爪,一面笑着说,「老板,我那个妹儿,可才出来不到一个月撒,第一次做包夜的活,你可要轻点呦,不然浪个她会哭的撒!」

  「如果她哭,我就让你也来陪我,咱们一起玩双飞,算我培训她,连培训费都不收!」我狂笑着,手在她的身上乱摸。在这打情骂俏间到了房间。进门的是时候,我对朋友说,喂,明儿你完了,叫她也到我这里来一下。朋友苦笑了一下说,怎么着,你身子板是硬朗啊!

  就这样,我抱着默默无言的她回到房间。可能是跳舞太累又有点晕了,我一下倒在大双人床上。她走到一边去,用杯子给我接了杯水,放在我旁边的桌子上,低声地说:「大哥,你喝点水吧!」我应了一声,抬头把水喝了,她又倒了一杯放下,自己也倒了一杯,坐在我身边慢慢的喝着。

  「喂,你先洗澡吧!一定要洗干净啊!」我指着浴室说。

  「大哥你洗吗?你是不是很难受,如果不行,吐出来好受点。」她轻轻地用手摸着我的头说。

  我一把攥住她的手,把她拉到我的身上,用手在她的身上摸着,她推开我,把我的鞋子脱了下来,那一次性拖鞋换上,把我扶起来。

  「大哥,来,你洗吧!我扶你!」

  「咱们一起洗,来,脱吧!」我又要拉她。

  她挣脱了我的手,把我衣服脱了下来,到了内衣她不动了,我知道她不好意思。自己也想好好冲个澡,我便走进浴室,回头说了声,你也过来帮我。

  我用冷水冲着身子,她推门进来了,我差点幸福地晕过去!我真没想到,她的乳房会如此大,而且还很圆很挺。天啊!我纵横色场这么久,第一次见这样的极品啊!好大啊,而且,我把手伸过去,把她搂在我的怀里,手放在她的乳房上,很有弹性,凭这个也知道,她破身不会太久。我问她,你什么时候破的处,那仿佛有难言之隐,她只是说,不说这个可以吗?我细细地看她的身子,她用手把胸抱起来,头含在胸前,动也不动。

  我把手拉开,说「来,让我欣赏欣赏!」

  雪白的皮肤,看不到一点暇丝,摸起来非常光滑,乳头很小,是鲜红色的,乳晕淡淡的,似有似无,很小的一个肚脐,应该枝叶繁茂的地方,一根毛都没有。
  天啊!极品!!!(鼻血流!)

  我用手把沐浴露倒出来,在她的身上慢慢地擦起来,她很害羞,一只手停留在她的乳房上,慢慢地抹,她脸红的很厉害。我把她背朝我抱住,两只手放在她的奶子上,越来越用力的揉捏着,我们面对着镜子,她闭上眼睛,我在她的脖子和耳垂上轻轻地舔着,她缩着脖子,不,不要这样!我问为什么?

  「你一舔这里,我的身上就会觉得不舒服,好想很痒,而且,好象热热的!」她睁开眼睛说着。

  「没关系,今天我让你知道,女人应该怎么做爱,而做爱不是做生意!」我笑着继续做我的事情。

  我把她的手抓起来,放在乳房上,轻轻磨起来,她有点不太配合了,我没有勉强。一只手在乳房上轻轻的揉着,在乳头上摩擦着快感。用腿把她的腿分开,一只手把沐浴露抹在她的下身,因为只有很少的几根毛,那光滑的感觉很刺激。
  手在那里完全没有阻力,只能感觉到有个小小的阴唇在阻挡。因为有沐浴露,便用手在阴蒂上滑来滑去的。她喘气的声音大了起来。我在她的背上也吻了起来,因为有泡沫,嘴亲上去,仿佛在吻雪花的似的。她仿佛很受用的样子,眯着眼睛双手爬在洗手台上,我感觉她的大腿在用力地夹。便把一个指头放进了她的阴道里,很滑,而且也很紧,特别是阴道口,非常的小,每插一下,她都收缩一下,这时老二已经顶到了她的屁股上,我更加努力地做着这些事情。

  可能她感觉非常受用,便对我说「大哥,你插进来吧!很难受的!」她扭曲着身体说着。

  我把她背靠着镜子放在洗手台上,两条腿放在肩膀上,她用胳膊抱着我的脖子。我们就这样接吻着,她的技巧并不高,而且一直不是很配合我,我顺手拿起台上宾馆备用的避孕套,带好,慢慢地插了进去,那狭窄的阴道口进入时不是很顺畅,夹的阴茎非常刺激,我慢慢地抽插着,她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但是不是叫床,只是简单的哼着,因为台子比较高,我需要颠着脚尖,所以做的比较辛苦,我便把她抱到淋浴下,冲干净身上的泡沫,抱着她放在床上。她雪白细腻的皮肤和我的粗皮烂肉接触在一起,感觉真爽!我把她的腿放在我的肩膀上,对准洞口,一下刺到底,她「啊」的叫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太强烈又不愿意让我看到。
  她拉起个枕头放在脸上,手死死地抓住不放。无奈,我只有报以更猛烈地进攻。

  就这样持续了20多分钟,感觉来了,我射了在重庆的第一股精液。爽完,我躺下,点了支烟很享受的抽了起来。

  她慢慢爬起来,把套摘下来,用纸把我下身擦干净,把床收拾利索,给我盖上毛巾被,在我的胳膊上躺了下来。

  我觉得还不是太困,便和她聊了起来。她静静地和我说着,一只手扒拉着我的腋毛。

  每个人都有第一次,她的第一次引起了我的兴趣。在我的追问下,她哭了出来,当时我手足无措,怎么也劝不住。我只好把纸巾一块一块地递给她。后来,她说了出来。

  她属虎,上高二了,父亲是个好吃懒做的人,母亲是个「棒棒」,家里的生计全靠母亲的肩膀,一天父亲喝多了酒把母亲打跑了,吐得家里到处都是,后来躺在地上不动了,她过去帮父亲收拾干净,在给他脱完衣服放在床上后,父亲突然拉住她的手,把她拉倒在床上,扑到她的身体上,一面撕着她的衣服,一面喊着「老子养你这样大,不要便宜了别人,让老子先尝尝鲜!」任她再怎么挣扎也逃不脱她父亲的魔爪。终于,她无力躺着,任由父亲在她身上抽动,鲜血流了一床,她把嘴唇咬破了。泪也流干,干完,她父亲睡着了,她爬起来,跑到了同学家,呆了10天,后来觉得家里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为了生计她做了小姐。
  听了她的话我的心里仿佛被什么揪了起来。难以释怀般的感觉。后来,她渐渐睡着了,我也睡了。

  清晨,我突然被刺眼的阳光弄醒,一摸身边没人,心里一惊,忙抬头找。只见她面对窗户站在那里,身上只穿了她那身内衣,用优美而柔和的动作梳着头发,晨起的旭日把光反射到她的发上,折射出柔和而美丽的光。仿佛一副精致的油画。
  我不禁看的痴了。

  她回头看到我这样,含羞地低头笑了起来,说「大哥,你醒了!你的脏衣服,我洗了在浴室里!你的钱包和手机在床头柜上!」

  说完她穿上了衣服,还是那样青春,还是那样幽雅,还是那样美丽,还是那样让我心痛,我从钱包里拿出500块,递给她,她惊讶地看着我,大哥,你已经给过钱了!我说:「拿着吧!这点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你拿钱先去找个活吧!
  不要做这个了,不要再这样下去了!人生还是充满了希望的,好吗?「
  她听了我的话,突然低下头,我看到一滴泪滴到了地毯上。她抬起头,眼里充满了泪水,突然跪到我的面前,哭着说:「大哥,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带我走吧!无论去哪里,无论让我做什么,只要让我跟着你!求你了,大哥,我真的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我做牛做马都可以!」

  她的哭诉,我的心被什么揪了起来,仿佛被刺刀狠狠地宰。

  我苦笑地把她拉起来,用手擦着她脸上的泪,说:「乖,不要哭了!你看,都不漂亮了!大哥只能为你做这些,真的,对不起,我帮不了你」说着这些话,我的鼻子也酸酸的,眼睛里似乎进了一粒沙子,我忙用手去揉。

  她哭着说:「大哥,我知道我脏了,我知道我不配和你说!」

  我的心更难受了「双儿,我的好双儿,不要说了,你不脏,你的心是干净的,你比那些看着干净,心灵却很肮脏的人好多了!乖,对不起,大哥我帮不了你!」我也很希望帮她,可是我有太多的顾虑了,我想大家也会体谅我吧!

  她听了我的话,用手擦了泪,我把钱放在她的口袋里,紧紧地抱了她一下,抽了一下鼻子说「好了,双儿,你回去吧!有需要来找大哥吧!不要做这个了!」
  她含着泪苦笑了一下,点着头,只是捂着嘴不说话,把门打开走了出去,到了门口,转过身子,给我掬了个躬,头也不回的走了。

  后来朋友的那个小姐到了我的房子,进门说「大哥,我可是来了哦!你还行不行哦!」

  我正心烦着,便说,你要是不要命就来好了,我会弄死你的。她笑了起来,把门一关,裙子撂起来,露出很多阴毛的下体,说,看,为了你我都没有穿底裤啊。并且用手自己摸了自己,用中指插在自己那里,叫着说,大哥,我可是很需要的,我的淫水好多,你来吗?我把老二拿起来说,用嘴给老子弄舒服。她走过来,蹲下来一口把老二含在嘴里,一边用手揉着自己的奶子,一边扣着下身,还一直哼哼着。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打给大家吧!现在真的没心情了。

  后来,和朋友说了双儿的事情,他说一定是骗子,又说这样的人多了,连我自己也禁不住问,是不是心太软。为了验证自己的决定,过了2天,我们又去了那里,问老板,老板一脸无奈地说,那个妹儿不干了,那天她回来把身份证要了收拾了就走了,我们也不知道她去了那里,问她家地址或电话,老板说只知道在红岩村附近,因为才来,也不是太了解她,只知道她从来不怎么接客,来了十几天,才接了3、4个人,还是死活不出去,那天是她第一次包夜出去,现在到什么地方也不清楚,只有不了了之了。

               【全文完】

上一篇:男人 第二章下一篇:脫衣麻將8三護士脫衣麻將中續